长春 哈尔滨 鞍山 本溪 朝阳 大连 丹东 抚顺 阜新 葫芦岛 锦州 辽阳 盘锦 铁岭 营口 白城 白山 吉林 辽源 四平 松原 通化 延边 大庆 鹤岗 黑河 鸡西 绥化 伊春 七台河 双鸭山 佳木斯 牡丹江 齐齐哈尔 网址 地铁

说说沈城半世纪的“摩电车”

2020-04-19 01:40:41 : flathd : 来源:

说说沈城半世纪的“摩电车”     它曾是公共交通主力,承载了几代沈阳人的记忆

 

  提起“摩电车”这个词,年轻一点的沈阳人可能会觉得陌生。沈阳方言里,“摩电车”最早指有轨电车,1924年至1974年间,有轨电车曾在沈阳运行了半个世纪,咣当当的电车声印在了几代沈阳人的记忆里。后来有轨电车拆了,有些老人改不了口,也把无轨电车称作“摩电车”。现在沈阳有了地铁,一些老人还管它叫“地下摩电”。

 

  今年5月23日,浑南新区正式开始有轨电车,项目一期规划线路总长约为60公里,共4条线路,建成后将连接桃仙机场、高铁新南站、全运村、奥体中心等重要节点。由于采用了新技术,新一代有轨电车将更快、更节能,噪音也将最大限度降低。

 

  “摩电车”被遗忘了30年后,它将重新为沈阳市民服务。从历史上考察,“摩电车”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沈阳公共交通的主力,它的发展兴衰见证了这座城市的变迁。放眼未来,随着城市污染、交通拥堵等问题出现,世界各地正掀起一股重修有轨电车的热潮,有轨电车这道独特的城市风景仍有辉煌的前景。当梦想照进现实,“摩电车”勾连起一部曲折恢弘的近代城市交通史。

  言交通者,以无电车为憾

  追溯历史,沈阳最早的“摩电车”是从“马铁”开始的。

  “马铁”全名马车铁道,顾名思义,用马拉着车厢在铁轨上行驶的车辆。今天看来,这种介乎于农耕时代和蒸汽时代之间的过渡品多少有些不伦不类,但它却是沈阳最早的公共交通工具。

  最早的马铁起源于美国,1853年,为了迎接第二届世博会,纽约铺设了一条马拉有轨车道来运送游客。1887年,日本为了发展城市交通运输,引进了美国这条“马铁”设备,铺设于东京市内,成为当时的一条重要交通干道。1903年,日本“马铁”被电车取代。

  沈阳的轨道交通开始于1908年,经过一年的筹建、施工,中日合办的马车铁道正式建立,营业线路全程5.23公里,分为四区,由奉天新站(今沈阳站)至小西边门,沿途经过奉天旧站、十间房、北市场等地。开通当天,《盛京时报》以四分之一的版面刊载了通车广告:“沈阳马车铁道公司——自火车站起到小西边门开通!车票一张洋半角!”

  本报文史顾问詹洪阁告诉记者,“马铁”引进沈阳时已经不是先进技术了,近代以来,北京、上海等其他大城市都是直接出现有轨电车,唯有沈阳在开通有轨电车之前用了十多年“马铁”。根据詹洪阁考证,沈阳的“马铁”实际上是日本国内淘汰下来的设备。

  然而,铁道马车严格来说还属于畜力车,铁道马车车身大,常阻碍交通,数马并驾,马路中间终日践踏,使地势变得低洼,遇阴雨天积水,全路受害。随着以电为动力的有轨电车的引进,马车铁道逐渐变得“有害而无利”、“修不胜修、禁不胜禁”。

  1925年,在沈阳运行了17年后,马车铁道逐步停止营业。就在“马铁”退出历史的同一年,有轨电车铁道大西门至西塔段的一期工程顺利竣工通车,8辆从德国AEG公司引进的大载客量有轨电车浩浩荡荡地出现在沈城的路面上。工程竣工当天,少帅张学良和奉天市长曾有翼合名签署请柬,邀请各界名流参加通车典礼。时任省长的王永江在典礼上发表了热情的演讲:“言政治者,当以交通为先,而言交通者,以无电车为憾……”

  电车铁轨铺设之前,沈阳市政公所进行了庞大的拆迁。据统计,共有1195间民房被拆,政府为此支付的补偿款高达奉大洋88305元。据说铁轨铺设到太清宫时,太清宫的北部被划在拆迁的范围内,太清宫的方丈葛月潭为此特意找到张作霖求情,这座东北名刹最终才得以保留,铁轨也因此绕道。

曾经的公共交通主力

  1925年建成的第一条有轨电车线路,为中国人自己筹划、施工,在全国大显风光。可就在沈阳人充满幸福感地经营自己的城市时,日本人又一次把触角伸向了这块蛋糕。1925年11月,日本驻奉天总领事馆出面干预,向奉天督军张作霖施加压力,张作霖责令奉天市政公所与日本财团大仓组协商中日电车联运事宜。

  当时的电车运输线路,由于处在交通繁忙干道上,客流量大,利润非常非常高,1926至1930年,5年间统计出的利润率高达225%。

  很多老沈阳人小时候可能都有这样的记忆,把大铁钉偷偷放在电车铁轨上,车开过后将其轧扁,当做小刀玩。但在1925年,这种情况是绝对不允许的,当时为了保护电车设备,奉天市政公所还发布公告八条,其中一条:“经查有沿线小儿搬弄石块、砖土填塞轨道,似此全车生命危险,不堪设想,小儿纵云无知,家长咎亦难辞,倘再发生前项情节者,定将其家长从重惩处!”

  由于电车运营利润高,电车工人在当时算得上是城市中产。根据一组历史数据显示,有轨电车厂成立至1930年时,已有职工219人,共14辆有轨电车投入运营。电车厂厂长每月工资为160元,技师工资为200元,司机为80元,一般雇员的工资为50到80元不等,奖金为票款收入的2%。而当时有轨电车票价标准为“车厢设有8个特等座,票价是1毛5分。其余的普通座票价为1毛,学生票为7分。”

  电车的出现大大繁荣了沈阳的交通,市民的出行需要也在不断增加,到1945年日伪末期,沈阳已经有了6条有轨电车线路,总长度25.1公里,形成了北至小西边门,南至中兴街,西至铁西兴顺街,东至大东区新光机械厂的有轨电车网,日最高客流量达81600人次。

  新中国成立后,沈阳有轨电车再次迎来大发展。1953年8月10日,有轨电车六线西端由卫工街延长1.5公里到肇工街。11月24日,新开辟由肇工街至工人村1.7公里(单程线)的有轨电车七线。1957年末,有轨电车达到143辆,比1952年增加16辆,有轨电车所完成的客运量比1952年增长25.6%。有轨电车的客运量占市区公共交通客运量总数的近60%。此时,有轨电车仍为市区的主要公共交通工具。

  1958年,沈阳拥有各种有轨电车170辆,数字居全国之首。沈阳自产的电车不仅被国内许多城市使用,而且还远销国外。

电车带来太多回忆

  “摩电车”的咣当当的响声带走了几代沈阳人的回忆,这些记忆即使在多年之后,偶尔提起,仍倍感温暖。

  军旅作家胡世宗小时候住过铁西北三马路和马壮街,有轨电车曾是他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我上学每天都坐摩电,晚上睡觉还能听见咣当当的声音,那时候最开心的事就是和小伙伴一起追着摩电跑,看它‘大辫’摩擦出的电火花。有时,我们还跑到驾驶室旁边,司机坐在一个高脚凳上,看他来回转手里的摇把,有时候不爱坐了,就站着开。”

  胡世宗记得,他常坐的是从肇工街到太清宫这条线路,4分钱一张票,学生可办理月票,后来电车公司为了增加盈利,在沈阳站把线路一分为二,乘客过沈阳站需换乘。“那时周末也没娱乐,坐摩电算是最开心的事,我记得每到周末,我就抱着弟弟坐摩电玩,从家这边坐到太清宫,下车在周围逛逛,那时候还能看到老城墙和城砖,我和弟弟玩累了,就坐车回来。”

  铁西工厂多,为方便夜班工人,“摩电车”要开到很晚,“那时候两辆摩电迎面错车,为了防止车灯刺眼,司机都要把车灯调暗一些,要是对面司机不讲究,车灯仍然大开,这边的司机和乘客就要骂他。”胡世宗回忆。

  随着沈阳人口越来越多,数量有限的有轨电车难以满足庞大的客流,很多老沈阳人形容那时的“摩电车”,就一个字——挤。“有轨电车是当时沈阳站——铁西工人村唯一一条公交线路,每日上下班高峰时间,上下车非常困难,车厢里人挤人的窒息难以言表,有人中途下车,想与前面的人换个位置都不成,非得像接力一样,让前面的人逐步地把你从人堆里拔出来。”网友“眯眯眼”回忆。胡世宗则记得,“最挤的时候,为了给车里腾出更多空间,坐在座位上的人只能站在座位上。那种挤法,不用扶把手也能站稳,正好闲出双手看书,看几句诗合上书,心里默背一遍,不知不觉就到站了。”

  停电是有轨电车运行的天敌,三年困难时期,沈阳电力不足,有轨电车经常开着开着就戛然而止。此外,每遇暴雪天气,有轨电车也不得不停运。“记得是读高一时,冬季下大雪,有轨车道被雪覆盖,车辆无法通行,无奈步行了7公里,到学校就迟到了。还有一次也是在冬季,星期六和同学约好,礼拜天到体育场观看环城赛跑,早饭后出门没有及时戴好口罩,结果呛进冷风。回家时在电车上突觉胃部不适,恶心要吐,为了不影响公共卫生,我一边咬紧牙关,一边用手捏住腮帮子,多次镇压那些想夺口而出的东西,半个多小时后到家,终于一吐为快。”对当时的摩电有深刻印象的网友“眯眯眼”回忆。

梦想照进现实

  然而,有轨电车还是抵不过时代的发展。1951年,伴随着第一条无轨电车线路在沈阳出现,有轨电车的发展逐渐让位给了无轨电车。1964年有轨电车一线拆除,有轨电车环路停运,运行电车数量大幅度减少。1973年中共十大会议结束后,和平和铁西出动二十万人义务劳动拆除电车铁轨。1974年7月3日,沈阳站至太清宫的最后一段电车铁轨被拆除,有轨电车完成了它历史的使命,当年的国庆节,沈阳的路面上行驶的都是崭新的无轨电车,有轨电车正式退出历史。

  胡世宗亲眼见证了有轨电车的拆除,“其实,我当时心里挺伤感,跑得好好的,为啥要拆呢?咣当当的声音,这辈子再也听不到了。”多年之后,胡老师出差去大连、长春,看到熟悉的“摩电车”,忍不住又坐上去感受了一下,“摩电开动,所有关于沈阳摩电的记忆全涌出来了。”

  在沈阳电车爱好者付电明看来,当年拆除有轨电车是有特定原因的,“当时人们认识很局限,认为有轨电车就是落后,事实上,世界上很多发达国家城市都保留了有轨电车。”付电明告诉记者,目前国内五座城市有轨电车仍在运行,分别是大连、长春、威海、成都、香港。这其中,大连、长春的有轨电车仍然起到很重要的客运作用,每年的客运量达到上百万人次,有轨电车还为这些城市增添了别样的风景。

  世界范围内,有轨电车正迎来一股“回潮”。美国、波兰的一些大城市中,有轨电车大面积复活。意大利多座城市正在大力发展有轨电车,以逐步实现低碳出行。付电明认为,这并不是一种单纯的怀旧,他算了一笔账,电车运行1公里大概需要1度电,运行100公里的电费大概70元左右。相比之下,公交车运行100公里花掉的油费高达300多元。此外,有轨电车的磨损率也比公交车低。“有轨电车从来都不会赔钱,公交车每年却都需要政府补贴。”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在城市尾气污染越来越严重的今天,“零排放”的有轨电车更加环保。

  付电明很欣喜沈阳能在这次新的电车潮流中走在前面,他相信,这是历史一次冥冥之中的轮回,“沈阳离不开有轨电车,这是城市发展的必然需要。”

  上世纪20年代后期的有轨电车,很多电影中,如《地下尖兵》《铁道卫士》《黄金大劫案》,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
 

相关文章

  • 沈阳乘坐公交车应注意哪些安全事项
    沈阳乘坐公交车应注意哪些安全事项

    生活中,我们经常会乘坐公交车,下面让我们学习一下应注意哪些安全事项:要待公交车停稳后先下后上,依次上车。如果人多拥挤,最好等候下一班车。不要跟着进站车辆奔跑。不要在未征得...

    2020-05-15 09:10:07
  • 沈阳的5912号包车组
    沈阳的5912号包车组

    “七五”期间,在公共交通企业广泛开展了向电车“5912”包车组学习的活动。市电车公司五队“5912”包车组自1969年被沈阳市人民政府命名...

    2020-04-19 01:42:27
  • 1925年的奉天 沈阳人走下“马铁”换乘“摩电”
    1925年的奉天 沈阳人走下“马铁”换乘“摩电”

    如果说上世纪初沈阳“马铁”像一条时光隧道,一头连着清初的皇太极,另一头接着清末的赵尔巽,那么中间坐标点上的就是张作霖。他像一把利刃,划过一道寒光之后,变成了一...

    2020-04-19 01:41:53
  • 百年公交 四个瞬间
    百年公交 四个瞬间

    【编辑留言】陈干成是沈阳市交通局的退休干部,一直从事沈阳交通史和沈阳交通科技与管理的研究。面对本刊记者,他拿出一张图,一张沈阳公交百年发展图。沿着这张图展开的年代...

    2020-04-19 01:41:24
  • 说说沈城半世纪的“摩电车”
    说说沈城半世纪的“摩电车”

    说说沈城半世纪的“摩电车” 它曾是公共交通主力,承载了几代沈阳人的记忆   提起“摩电车”这个词,年轻一点的沈阳人可能会觉得陌生。沈阳方言里,&l...

    2020-04-19 01:40:41
  • 从公交形态的变化看沈阳中街商业区的发展
    从公交形态的变化看沈阳中街商业区的发展

    沈阳中街是沈阳最早的商业街,有369年的历史,是新中国第一条步行街,是沈阳历史悠久、贸易繁华的见证。从马拉铁道到有轨电车,再到无轨电车,公交形态上的变化,反映了一个城市的前进...

    2020-04-19 01:40:09
  • 从马铁到地铁——沈阳城市公共交通百年回望
    从马铁到地铁——沈阳城市公共交通百年回望

      在2010年国庆节来临之际,沈阳的第一条地铁沐浴着金秋的阳光展现在沈阳市民面前,成为沈阳人民出行的又一新型的交通工具。城市的交通是时代发展的缩影,它的发展足迹,可以见证...

    2020-04-19 01:39:27
  • 沈阳226路铰接式公共汽车
    沈阳226路铰接式公共汽车

    图片为80年代226路或215路公交铰接汽车,沈阳670铰接式客车: ...

    2020-04-19 01:39:02
  • 沈阳7路无轨电车
    沈阳7路无轨电车

    7路电车历史沿革:248路的前身为马车铁道,是沈阳市最早的公共交通工具,是沈阳市历史最悠久的线路。1908年1月4日(清光绪三十三年十二月...

    2020-04-19 01:36:52
  • 沈阳3路无轨电车
    沈阳3路无轨电车

    3路电车历史沿革:1944年9月,奉天交通株式会社(电车课),开始修建新华广场(原高千穗广场)经中华路(原“忠灵塔”)、中山广场(原大广场)至市府大路(原十间房)的有轨电车线路。当时...

    2020-04-19 01:36:19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